当前位置: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
考古随笔
见证历史的长沙铜官窑
发布时间:2014-09-17    文章出处:光明日报    作者:蔡侗辰    点击率:
  图为长沙窑出土的文物。资料图片
 
  图为长沙窑出土的文物。资料图片
 
  图为长沙窑出土的文物。资料图片
 
  9月14日,故宫博物院。一场关于长沙铜官窑的论证会正在进行。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以及张忠培、张廷皓、安家瑶、吴加安、冯小琦、陆明华、李仲谋、李建毛、陈远平等国内文物界知名专家在论证会上各抒己见。
 
  长沙铜官窑为何能引起众多专家们的兴趣?
 
  多项世界第一引起世人关注
 
  1956年冬,湖南文物普查队在长沙产瓷名镇铜官,发现了彩瓷片及完整器物,普查队确认:这是一处成功烧制出釉下彩瓷的唐代窑址。
 
  当时国内著名陶瓷专家冯先铭、李辉柄先生对长沙铜官窑烧制出的釉下彩瓷给予了极高的评价,因为它所采用的装饰方法超出了当时的一般规律,突破了传统的单色釉。据统计,有13个国家和地区出土过长沙铜官窑瓷器,如朝鲜、日本、印度尼西亚、伊朗、巴基斯坦和肯尼亚等。大量实物证明,长沙铜官窑是唐代最为活跃的商业性外销瓷窑之一。
 
  除此之外,长沙铜官窑还创造了多个世界第一:
 
  第一个成功发明烧制铜红釉,在世界彩瓷史上是开先河者。
 
  第一个开创模印贴花。长沙窑独具特色的模印贴花,是用陶泥模印出花纹后,粘贴在瓷壶的系纽或流下,再施以彩釉。
 
  第一个创造并发展了釉下彩绘。有花鸟画、动物画、人物画、山水景物画、写意画等,题材丰富,色彩绚丽,生动简洁,纹饰潇洒飘逸,对唐以后瓷绘艺术发展产生深远影响,是世界上最早的釉下彩绘。
 
  第一个涉足商品价值铭文、姓氏铭文。有时甚至把卖价直接制作在器物上,明码标价。
 
  第一个涉足商业广告语。长沙窑经营者为了使自己的产品能占领更广阔的市场,博得买者青睐,在器物上用釉下彩文字标出“绝上”“美酒”“郑家小口,天下第一”“言满天下无口过”等广告语。
 
  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李知宴曾说:“长沙窑上包含着丰富的唐代诗歌信息。《全唐诗》对唐代诗歌并没有收集全,有很多诗出现在长沙窑瓷器上,却没有收录在《全唐诗》里,应该说长沙窑上的诗文是对《全唐诗》的补充。”
 
  海上“丝绸之路”上,千年前失联的“黑石号”
 
  时间回溯到1100多年前。刚刚经历了“安史之乱”的李唐王朝,告别了其“纸香墨飞词赋满江,霓虹闪烁歌舞升平”的黄金时代。
 
  北方的长安,这个传统的政治经济中心开始冷清、衰败。远在千里之外,江南道潭州(现长沙市)治所的一片丘陵起伏的古村里,正燃起热烈的火焰。一群人正在一个个龙形窑场里,用山柴烧制瓷器。
 
  “古岸陶为器,高林尽一焚。焰红湘浦口,烟浊洞庭云。迵野煤飞乱,遥空爆响闻。地形穿凿势,恐到祝融坟。”一位叫作李群玉的诗人,来到这里,看到这幅景象,写下了当时长沙窑烧制陶器时山林焚烧、洞火冲天的壮观景象。
 
  这一烧,不但让地处长沙市西北25公里处望城境内的古镇铜官,成为世界釉下彩的创烧地,同时开创了陶瓷业的辉煌时代。涛生云灭的湘江边,各色瓷器成品堆积如山。江口停泊的货船上,满是工人在忙碌搬运,一个瓷器的世界工厂在此尽显繁华。
 
  若干年后,一艘阿拉伯式的帆船,停靠岸边。珠光宝气的阿拉伯商人大肆收购了巨量便宜而又精美的“大唐制造”瓷器,船从靖港出发了,可是,最终这艘庞大的商船消失在印度洋。
 
  这一消失就是1000年。直到1998年,这艘沉船才被德国寻宝者在印尼勿里洞外海发现并开始打捞,命名为“黑石号”。沉船上仅瓷器就有6万多件,其中5万余件产自铜官窑。这一惊世发现,慢慢诠释了一条神秘的海上“丝绸之路”。
 
  在当时,一个窑场一次能出口数万件瓷器,实在令人叹为观止。这足见当时长沙铜官窑瓷器的生产盛况,也说明铜官窑对于传播中国文化的影响和价值,由此也不难推断出其在海上“丝绸之路”中所占有的重要地位。
 
  铜官窑自被发现以来,出土文物已过万件。但有限的考古资料也制约了学术界对于长沙铜官窑的深入研究,致使长沙铜官窑的价值还没有被充分揭示。
 
  经过半个多世纪,我们对长沙铜官窑的了解有多少?
 
  因铜官位于长沙市西北约25公里处,“铜官窑”亦称“长沙窑”。其兴起于“安史之乱”之际,鼎盛于晚唐时期,五代以后渐趋衰落,前后经历200多年,是与浙江越窑、河北邢窑齐名的中国唐代三大出口瓷窑之一。民国三年(1914)时铜官窑场林立,有陶工万余人、窑160余座,故有“十里陶城、百座龙窑、万名窑工”的美誉。
 
  经考证,铜官至今有方位、地址、名称的古窑仍有72座,星罗棋布,遍及全镇。如今,一提到长沙,人们就会想到铜官,而提及铜官,亦会想到长沙。铜官几乎与长沙齐名。武汉长江大桥桥墩上的陶瓷花缸、人民大会堂湖南厅的陶瓷雄鹰、郴州女排训练基地的大型陶质壁画“中国姑娘”等一系列赫赫有名的铜官陶瓷产品,无不向中国乃至世界展示着湖南长沙的陶艺风采和文化魅力。
 
  湖南省考古所所长郭伟民告诉记者:“对于长沙铜官窑从原料采选到烧制、成为商品、进入市场流通整个过程,我们还需要有更多细节方面的实物证据。考古最大的任务就是,通过考古调查勘探与发掘,全面揭示长沙铜官窑原状,找出与烧窑活动有关的遗迹;复原陶瓷器的原料采集、筛选、淘选、拌和、制作生产及其拉坯、晾干场地、道路、烧制流程;复原瓷业生产、储存、销售的过程;建立铜官窑瓷品的年代序列。重建铜官窑的生产组织和贸易形态,为全面研究和展示长沙铜官窑提供学术支持。”
 
  湖南省考古所原所长袁家荣表示,长沙铜官窑文化的考古发掘研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“几十年乃至上百年也不过分”。
 
  原料是怎么粉碎的?按景德镇等南方窑场的习惯,会用水碓加以粉碎,因此在原料产地附近,需留心此类加工瓷土的遗迹。近代的景德窑,原料往往经淘洗、陈腐后,制成可以直接作坯的方块卖到窑场,也就是说原料的备制与其后的工序由不同的人群来完成。但唐代的长沙窑是怎样的情况,尚不清楚。
 
  交易市场在哪里?在铜官窑遗址保护区内蓝岸咀东面,靠新河大堤中部的南侧,发现有一片面积较大的平坦地,东西长200米,南北宽5米,当地称灰坪。灰坪南邻一弯曲的哑河。北邻新河大堤,根据原有地貌,新河大堤从灰坪北部穿过。以前灰坪范围应越过大堤,与现新河连为一片。其南北宽应超过100米。灰坪西与蓝岸咀延伸区域相连,东与市场湖相连。考古人员推测很可能与市场区有关联。但未找到实证。
 
  长沙黄泥坑2号墓釉下彩盘口壶与铜官窑是什么关系?1964年,长沙黄泥坑汽车修配厂的2号东晋砖室墓出土了1件釉下蓝黑点彩盘口壶。而根据目前铜官窑的出土标本和相关资料,长沙铜官窑的上限年代为唐天宝末年。另外一方面各种资料又显示,瓷器釉下彩的发明,是长沙铜官窑。黄泥坑2号砖室墓与铜官窑的起始年代相隔300余年之久,墓中出土的釉下彩瓷器,究竟属何种窑口?它对长沙铜官窑产品的形成有怎样的影响……
 
  “千山泥土千山宝,遍地陶瓷遍地金”的铜官,其历史就是一部陶瓷史。千年不熄的窑火,是古镇铜官弥足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更是长沙一张不可多得的独特名片。
 
  论证会上专家一致认为:长沙铜官窑是唐代重要的瓷窑。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见证。专家建议对长沙铜官窑的外销起始时间、具体线路、中西文化交流等方面做更深入的研究,以揭示长沙铜官窑的独特历史与文化价值。(本报记者 蔡侗辰)

  (全文来源:《光明日报》2014年09月16日05 版)

 
 
 
 
版权所有: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
地址: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(100710) E-mail:kaogu@cass.org.cn
备案号:京ICP备05027606

您是第    位访问者

 
考古随笔

见证历史的长沙铜官窑

发布时间: 2014-09-17

  图为长沙窑出土的文物。资料图片
 
  图为长沙窑出土的文物。资料图片
 
  图为长沙窑出土的文物。资料图片
 
  9月14日,故宫博物院。一场关于长沙铜官窑的论证会正在进行。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以及张忠培、张廷皓、安家瑶、吴加安、冯小琦、陆明华、李仲谋、李建毛、陈远平等国内文物界知名专家在论证会上各抒己见。
 
  长沙铜官窑为何能引起众多专家们的兴趣?
 
  多项世界第一引起世人关注
 
  1956年冬,湖南文物普查队在长沙产瓷名镇铜官,发现了彩瓷片及完整器物,普查队确认:这是一处成功烧制出釉下彩瓷的唐代窑址。
 
  当时国内著名陶瓷专家冯先铭、李辉柄先生对长沙铜官窑烧制出的釉下彩瓷给予了极高的评价,因为它所采用的装饰方法超出了当时的一般规律,突破了传统的单色釉。据统计,有13个国家和地区出土过长沙铜官窑瓷器,如朝鲜、日本、印度尼西亚、伊朗、巴基斯坦和肯尼亚等。大量实物证明,长沙铜官窑是唐代最为活跃的商业性外销瓷窑之一。
 
  除此之外,长沙铜官窑还创造了多个世界第一:
 
  第一个成功发明烧制铜红釉,在世界彩瓷史上是开先河者。
 
  第一个开创模印贴花。长沙窑独具特色的模印贴花,是用陶泥模印出花纹后,粘贴在瓷壶的系纽或流下,再施以彩釉。
 
  第一个创造并发展了釉下彩绘。有花鸟画、动物画、人物画、山水景物画、写意画等,题材丰富,色彩绚丽,生动简洁,纹饰潇洒飘逸,对唐以后瓷绘艺术发展产生深远影响,是世界上最早的釉下彩绘。
 
  第一个涉足商品价值铭文、姓氏铭文。有时甚至把卖价直接制作在器物上,明码标价。
 
  第一个涉足商业广告语。长沙窑经营者为了使自己的产品能占领更广阔的市场,博得买者青睐,在器物上用釉下彩文字标出“绝上”“美酒”“郑家小口,天下第一”“言满天下无口过”等广告语。
 
  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李知宴曾说:“长沙窑上包含着丰富的唐代诗歌信息。《全唐诗》对唐代诗歌并没有收集全,有很多诗出现在长沙窑瓷器上,却没有收录在《全唐诗》里,应该说长沙窑上的诗文是对《全唐诗》的补充。”
 
  海上“丝绸之路”上,千年前失联的“黑石号”
 
  时间回溯到1100多年前。刚刚经历了“安史之乱”的李唐王朝,告别了其“纸香墨飞词赋满江,霓虹闪烁歌舞升平”的黄金时代。
 
  北方的长安,这个传统的政治经济中心开始冷清、衰败。远在千里之外,江南道潭州(现长沙市)治所的一片丘陵起伏的古村里,正燃起热烈的火焰。一群人正在一个个龙形窑场里,用山柴烧制瓷器。
 
  “古岸陶为器,高林尽一焚。焰红湘浦口,烟浊洞庭云。迵野煤飞乱,遥空爆响闻。地形穿凿势,恐到祝融坟。”一位叫作李群玉的诗人,来到这里,看到这幅景象,写下了当时长沙窑烧制陶器时山林焚烧、洞火冲天的壮观景象。
 
  这一烧,不但让地处长沙市西北25公里处望城境内的古镇铜官,成为世界釉下彩的创烧地,同时开创了陶瓷业的辉煌时代。涛生云灭的湘江边,各色瓷器成品堆积如山。江口停泊的货船上,满是工人在忙碌搬运,一个瓷器的世界工厂在此尽显繁华。
 
  若干年后,一艘阿拉伯式的帆船,停靠岸边。珠光宝气的阿拉伯商人大肆收购了巨量便宜而又精美的“大唐制造”瓷器,船从靖港出发了,可是,最终这艘庞大的商船消失在印度洋。
 
  这一消失就是1000年。直到1998年,这艘沉船才被德国寻宝者在印尼勿里洞外海发现并开始打捞,命名为“黑石号”。沉船上仅瓷器就有6万多件,其中5万余件产自铜官窑。这一惊世发现,慢慢诠释了一条神秘的海上“丝绸之路”。
 
  在当时,一个窑场一次能出口数万件瓷器,实在令人叹为观止。这足见当时长沙铜官窑瓷器的生产盛况,也说明铜官窑对于传播中国文化的影响和价值,由此也不难推断出其在海上“丝绸之路”中所占有的重要地位。
 
  铜官窑自被发现以来,出土文物已过万件。但有限的考古资料也制约了学术界对于长沙铜官窑的深入研究,致使长沙铜官窑的价值还没有被充分揭示。
 
  经过半个多世纪,我们对长沙铜官窑的了解有多少?
 
  因铜官位于长沙市西北约25公里处,“铜官窑”亦称“长沙窑”。其兴起于“安史之乱”之际,鼎盛于晚唐时期,五代以后渐趋衰落,前后经历200多年,是与浙江越窑、河北邢窑齐名的中国唐代三大出口瓷窑之一。民国三年(1914)时铜官窑场林立,有陶工万余人、窑160余座,故有“十里陶城、百座龙窑、万名窑工”的美誉。
 
  经考证,铜官至今有方位、地址、名称的古窑仍有72座,星罗棋布,遍及全镇。如今,一提到长沙,人们就会想到铜官,而提及铜官,亦会想到长沙。铜官几乎与长沙齐名。武汉长江大桥桥墩上的陶瓷花缸、人民大会堂湖南厅的陶瓷雄鹰、郴州女排训练基地的大型陶质壁画“中国姑娘”等一系列赫赫有名的铜官陶瓷产品,无不向中国乃至世界展示着湖南长沙的陶艺风采和文化魅力。
 
  湖南省考古所所长郭伟民告诉记者:“对于长沙铜官窑从原料采选到烧制、成为商品、进入市场流通整个过程,我们还需要有更多细节方面的实物证据。考古最大的任务就是,通过考古调查勘探与发掘,全面揭示长沙铜官窑原状,找出与烧窑活动有关的遗迹;复原陶瓷器的原料采集、筛选、淘选、拌和、制作生产及其拉坯、晾干场地、道路、烧制流程;复原瓷业生产、储存、销售的过程;建立铜官窑瓷品的年代序列。重建铜官窑的生产组织和贸易形态,为全面研究和展示长沙铜官窑提供学术支持。”
 
  湖南省考古所原所长袁家荣表示,长沙铜官窑文化的考古发掘研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“几十年乃至上百年也不过分”。
 
  原料是怎么粉碎的?按景德镇等南方窑场的习惯,会用水碓加以粉碎,因此在原料产地附近,需留心此类加工瓷土的遗迹。近代的景德窑,原料往往经淘洗、陈腐后,制成可以直接作坯的方块卖到窑场,也就是说原料的备制与其后的工序由不同的人群来完成。但唐代的长沙窑是怎样的情况,尚不清楚。
 
  交易市场在哪里?在铜官窑遗址保护区内蓝岸咀东面,靠新河大堤中部的南侧,发现有一片面积较大的平坦地,东西长200米,南北宽5米,当地称灰坪。灰坪南邻一弯曲的哑河。北邻新河大堤,根据原有地貌,新河大堤从灰坪北部穿过。以前灰坪范围应越过大堤,与现新河连为一片。其南北宽应超过100米。灰坪西与蓝岸咀延伸区域相连,东与市场湖相连。考古人员推测很可能与市场区有关联。但未找到实证。
 
  长沙黄泥坑2号墓釉下彩盘口壶与铜官窑是什么关系?1964年,长沙黄泥坑汽车修配厂的2号东晋砖室墓出土了1件釉下蓝黑点彩盘口壶。而根据目前铜官窑的出土标本和相关资料,长沙铜官窑的上限年代为唐天宝末年。另外一方面各种资料又显示,瓷器釉下彩的发明,是长沙铜官窑。黄泥坑2号砖室墓与铜官窑的起始年代相隔300余年之久,墓中出土的釉下彩瓷器,究竟属何种窑口?它对长沙铜官窑产品的形成有怎样的影响……
 
  “千山泥土千山宝,遍地陶瓷遍地金”的铜官,其历史就是一部陶瓷史。千年不熄的窑火,是古镇铜官弥足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更是长沙一张不可多得的独特名片。
 
  论证会上专家一致认为:长沙铜官窑是唐代重要的瓷窑。是中外文化交流的重要见证。专家建议对长沙铜官窑的外销起始时间、具体线路、中西文化交流等方面做更深入的研究,以揭示长沙铜官窑的独特历史与文化价值。(本报记者 蔡侗辰)

  (全文来源:《光明日报》2014年09月16日05 版)

 
 
 
 

作者:蔡侗辰

文章出处:光明日报